【香港】行政長官《施政報告》記者會答問全文(一)

 

  以下是行政長官梁振英今日(一月十三日)下午在添馬政府總部舉行《施政報告》記者會的答問全文:

行政長官:多謝各位傳媒朋友來。因為今次時間不太長,影完相現在只得四十分鐘。請馮煒光先生主持,請大家直接提問。

記者:你好。你競選政綱裏面提到撤銷強積金對沖、退休保障,都沒有着墨,在今次的《施政報告》。是不是覺得今屆不會做到,抑或是認為將來,下一屆會連任,到時會做到呢?另外,有團體認為今次提出的安老措施,都是小恩小惠,例如是無障礙通道、交通津貼、乘車優惠等等,都不是真正幫助到長者的措施,你怎樣看呢?

行政長官:我借一本政綱給你,你稍後指出看看哪一段是你剛才引述的政綱,因為理解是很重要,包括最近這幾日都有一些朋友說我是不是在選舉時建議推出全民退休保障,這件事應該大家是清楚的。我提出的是退休保障,在全民退休保障是否全民這個問題上,我在競選時間已經與大家討論了很多。

  至於我們在今年的《施政報告》當中,提出的各個方面的民生措施,包括扶貧、安老、助弱的措施是相當多。這個是繼承我在過去三年在這幾方面所做的工作,是繼續做工作。我在《施政報告》裏面亦提到,在各個方面政府不單止投放大量精力,而且財政的增加亦是相當多。

  在今年的《施政報告》諮詢會上,我和財政司司長、政務司司長,會見了各個方面的朋友,在扶貧、安老、助弱等等的社會福利和民生問題上,大家盼望的是甚麼呢?就是政府已經承諾大家做的,包括我去年在《施政報告》裏面承諾做的,譬如是低收入在職家庭津貼,今年五月能夠盡快展開,使這些家庭能夠盡快受惠。

記者:你好,想問《施政報告》提到成立「一帶一路」委員會及一個辦公室,可否具體地說一下工作到底有甚麼範疇?以及見到這次《施政報告》着墨於「一帶一路」的字眼非常多,有人統計了是有幾十次,可否再說到底重點會怎樣做?

行政長官:我在《施政報告》裏確實說「一帶一路」說得比較多,我提出成立一個「一帶一路」辦公室,我會主持一個「一帶一路」督導委員會。我知道社會上可能有一些朋友有個問題,就是說是否貿發局已經正在做這方面的工作,推廣香港的貿易?是否關於經濟的問題可以交給財政司司長做?在這裏想向大家提出「一帶一路」這個策略是一個相當全面的策略,不只是貿易,亦不只是金融。

  「一帶一路」有五個互聯互通,我在《施政報告》裏已經說了,有政策溝通、有設施聯通、貿易暢通、資金融通與民心相通。民心相通這方面,我們做文化、藝術、教育方面的交流,就不是貿發局做的工作,亦不是財經事務的工作,因此分屬我們政府內部各個不同的部門,因此需要各個不同部門大家一同去做,因此需要行政長官去統籌和督導。

  為甚麼在《施政報告》裏提這麼多「一帶一路」主張呢?因為「一帶一路」是我們國家提出一個重要而且長期的倡議,我們要不失時機地執行好這個倡議底下的策略。在外面「一帶一路」是很受重視的,不只在香港。我們在外邊出訪時,在香港及外國駐香港的總領事,和他們交談的時候,還有很多在香港舉行關於「一帶一路」的大型研討會裏,大家提了很多想法,亦都有很大的期盼。

  「一帶一路」的倡議如果能夠執行得好,香港用好「一個國家,兩種制度」、「港人治港」的優勢,「一國」以及「兩制」的雙重優勢,確實可以為香港未來的社會發展和經濟發展提供相當大的動力。

  我在這裏舉一個例子,譬如我們現在在《施政報告》提出,我們準備給兩億元香港的專業服務業界去推動它們的業務,我去年年中去馬來西亞訪問時,一如以往找時間出來在當地見當地的香港人,我們很多專業人士在馬來西亞工作。接着去印尼訪問的時候,我們很多專業人士有興趣去印尼工作,包括在一家香港的建築師事務所,它已經在馬來西亞站穩腳跟,準備去印尼發展。馬來西亞和印尼都是沿帶沿路國家,相信香港和這些國家的專業團體、專業事務所之間的交流可以令我們雙方都能夠雙贏,互相提高我們的專業水平,亦都為香港的專業事務所打造一個更大的平台。專業服務這方面現在已經佔香港GDP貢獻的大概百分之五,和我們的旅遊業已經差不多,所以這個是一個很適合香港做的產業,所以「一帶一路」的重要性,確實我們不應該低估。過去在社會上談「一帶一路」的時候,都有一些朋友說:「說了這麼多,為甚麼政府都未有一些具體的主張出來呢?」今次我們利用《施政報告》這個機會,我們將「一帶一路」的主張放在獨立的一章,一共有28段,希望下去能夠不失時機把它執行好。

記者:其實想問,留意到《施政報告》有提到免遣返聲請,其實想問一下現時的情況是否很嚴重呢?同時,其實政府是打算檢討三年,這三年時間是否太長呢?因為中間也有很多人來的,以及三年的時間其實已經橫跨到下一屆政府,下屆的時候CY你都不知是否還在政府裏面,其實可否加快呢?以及會不會考慮退出《禁止酷刑公約》呢?

行政長官:這個問題確實困擾香港。我們知道有不少的例子是利用或者是濫用這個機制和香港作為國際協議的簽署方,在來到香港之後亦都有一些涉及不法的活動。我知道傳媒亦關心這件事,在這裏多謝東方日報,在這個問題上做了很多的報道。

  正如我在《施政報告》中提及,我們會從多方面去考慮的。無論是執法上、法例上,你剛才提出我們是否有需要退出這個國際協議,如果有需要的話,我們可以這樣做。香港是一個開放的社會,我們有比較方便的出入境政策,我們亦與世界上很多國家,包括發展中國家,有互免簽證的安排,但我們萬萬不想任何國家濫用香港這個比較開放的出入境政策環境,亦不想任何人濫用我們和他所屬國家的互免簽證這個安排。

  所以就整件事來說,我們會不斷檢討。藉這個聲請進入香港,達到一些不符合我們這個國際協議和這個聲請的初衷的,這些漏洞我們是要堵塞的。

(待續)



2016年1月13日(星期三)
香港時間18時31分

Write a comment

Comments: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