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時候讓“六四”持不同政見的同胞們回家了

是時候讓“六四”持不同政見的同胞們回家了

“六四”只不過是中國政局裡持不同政見者們所引發的一個事件,是國家的內政問題而已,沒必要給外頭更多的機會!

 

網絡照片


 

 

I、六四只是持不同政見罷了

        六四,這個詞對內地大多數民眾都很陌生,但是在互聯網與媒體中卻被常常提起,柴玲、王丹、吾爾開希等名字總是如雷貫耳,似曾相識。其實,發生六四事件時,我還很小,當時還在讀小學,所以對六四事件不很了解,是後來透過互聯網與一些歷史資料比較系統的了解到六四事件的來龍去脈。[1989年4月15日,前中共中央總書記胡耀邦猝逝,許多北京市的學生與民眾便在天安門廣場舉辦悼念活動。在部分大學生主導下,原本的悼念活動轉向要求對抗通貨膨脹、處理失業問題、解決官員貪腐、政府問責、新聞自由與結社自由等。期間,最多有一百萬人聚集在天安門廣場參與示威活動。中國政府曾希望與示威群眾展開談判達成和解。不過在5月中旬,學生發起更為激進的絕食行動,促使中國各地四百多個城市陸續集結抗議,藉此表達支持態度。一連串的遊行活動導致以鄧小平及李鵬為首的中共高層決定以武力解決問題。5月20日,中國政府宣布北京市實施戒嚴,並調動多達三十萬兵力前往首都北京。最終解放軍在6月4日控制天安門廣場並實施清場。之後,中國政府大規模逮捕示威民眾和支持者,並鎮壓其他地區進行的抗議活動(維基資料)]。這只是一些簡單介紹罷了,我要講重點的;六四只不過是中國政局裡持不同政見者們所引發的一個事件,是國家的內政問題而已,沒必要給外頭更多的機會!

II、對比“獨派”,他們只是“小菜”罷了,就算是“獨派”協商好了,也能和平統一的

         本人寫這篇評論的目的,不是要替六四鳴冤,或者是打抱不平,因為我是反對民主主張、也是反對共產主張的,直白講就是信不過那些政黨與政客,因為不管是民主、還是共產體制,那些政客們都是以利益為先,不是看信仰道德的。本人寫這篇評論的目的乃是為了“中國人”這三個字!為何這麼說呢?在當今社會裡,“中國人”這三個字已經開始面對很大挑戰,被“”藏獨、疆獨、“台獨”、“港獨”等嚴重衝擊著!而六四“份子們”是沒有搞獨立的,而是謀求國家政策改變而已,只是向左走或著是向右走的簡單問題而已,這是各級政府政策研究專家們都要研究的日常課題,沒什麼大了不起的!,就是獨派問題,協商好了也會和平統一的,沒必要過度放大,或者是故意撕裂它!就如一開始毛澤東與劉少奇兩個政治陣營持不同政見為例子,本來說僅僅是國家內部管理問題而已,沒必要為了權力去撕裂感情。因為,共產黨也是在民主的環境裡成長起來的,最初,共產黨還是萌芽階段的時候,國父孫中山先生不是敞開胸懷來支持共產黨嗎?1923年中國國民黨總理孫中山與蘇聯代表越飛在簽訂孫越聯合宣言後,允許中共黨員以個人身份加入國民黨,這種胸懷難道不值得我們學習嗎?雖然說後來因為政黨利益問題而出現分歧,但是我們不能忘記孫先生廣闊的胸懷!既然當時孫中山先生能有胸懷容共聯俄,今天,我們為何沒有胸懷接納六四不同政見的同胞呢?

 

三、下面是要讓持不同政見的“六四”份子們回家的幾個理由:

I、國際環境日漸複雜化、讓“六四份子們”回家乃是給目前政局增加一份新的公信力:

(I)、“六四民運份子們”追求的僅僅是民主、自由等,而當今社會主義價值觀裡面、已經很清楚的寫明:

(a)國家層面的價值目標:富強、民主、文明、和諧

(b)社會層面的價值取向:自由、平等、公正、法治

(c)公民個人層面的價值準則:愛國、敬業、誠信、友善

當今的中國還不是民主國家嗎?民主、自由、法治不全都有了嗎?只是民主的方式與西方國家不一樣而已罷了!

(II)、以前、西方國家用民主、自由、平等類似的話語迷惑了“六四民運”同胞們,也讓很多人講了一些偏激的話語,那都過去了,文化大革命已過去、鄧小平不是馬上平反那些冤屈的幹部們嗎?北京現在已經開始票選縣、鎮基層的人大代表了,是時候恢復這些民運同胞們的選民身份了!

(III)、六四冤案很淒慘、很多人流亡國外,連父母最後一面都看不上,他們也是想為國民謀幸福的一分子,結局怎麼可以這麼殘忍呢?我們是反腐的一大群體,也是在為國民謀出路,就更能體會到他們的痛苦了!此時,也是時候為胡耀邦、趙紫陽他們平反了,事實證明他們的思路也是進步的!

(IV)、建議習書記改組人大、政協、轉變人大爲國會、政協爲國務協商大會,國會主席與國務協商大會主席由國家主席直接任命、並且,制定國家新形勢下的綱領,把新標準落實到位,淘汰腐敗份子、建立大國雄風!凡是願意遵守新標準的公民與社會領袖都可以參加國會與國務協商大會的選舉,民運同胞也一樣適合!爭取屬於我們國家的力量,香港、台灣一樣適合,一併解決香港與台灣問題,也就會少了一份異議!

(V)、“六四民運”同胞們都是知識分子、學貫中外、只要跟他們講明條件,就能爭取很多人才進入理論界與學術界,中國文化與世界文化接軌不能沒有這幫人!我們國家文化界要禮賢,春秋時期都能出這麼多學派理論、我們在和平盛世裡怎麼不能出現諸多聲音呢?關鍵是在於把握立場與原則,只要不是叛國論,對國家有建設言論的要大大支持,並且要求創新!立場一樣之後,他們很多人就會是國寶級人物咯!只要不是叛國的聲音,我們都要聽,對國家有建設的聲音我們要嘉獎!要徹底拒絕之前那些拍馬屁的聲音!

        最後,總結一句:“是時候回家了”!誰對誰錯都過去了,已經死去的人已經回不來了,現在活著的人就要好好地活著了,要讓這個傷口被醫治才行,不要再進一步去撕裂它了!講到這裡可能有人會說:“你是哪根蔥?講這麼多的大話幹嘛!本來這件事情是跟我無關,可是我畢竟是國家培養出來的文化人,講老實話也是我的本份,當然也有建議國家與政府的權力,做點好事不過分吧!別忘記,他們家裏的親人們還在等著他們呢!雖然、有些“六四”同胞們回去僅僅是能看見幾堆黃土了(他們父母或許已經離開了他們),但是總比浪跡天涯好的多了,最後,我們這些“蔥們”也會是在道德領域上進了一大步了吧!

 

 

特邀評論員:劉祥永先生

 

 

劉祥永 先生

新聞評論員、以色列與國際文化研究員

        環球新聞中心以色列文化研究人員,環球新聞電視資訊台特邀評論員,中國廣東省文聯第六屆會員代表大會代表,中國廣東省電影家協會會員代表、中國廣東省音樂家協會會員

Write a comment

Comments: 1
  • #1

    (Wednesday, 30 November 2016 04:13)

    现在中国好了,又要回来搞事?别回来,谢谢,民意就是不准回来!

環球新聞中心:耶路撒冷的聲音

特邀評論員:梁燕城博士、劉祥永先生、良藥先生、

媒體委員會副主席:Alvin Ling

編委:PeterLau、洪定文、Tammy,Available

聯絡方式聯繫方式

1news@7newsworld.com

 gni01@newsgni.com

 


國際|環球|新聞|時事|即時|爆料|電視|手機電視|